∠( ᐛ 」∠)_

这个家伙很聪明,什么也没留下.....

扛起螺丝就咦扛不动:

还请尽快转发,能通知就通知能告诉就告诉,不要去举报也不要去骂,保护我方太太,现在不是分散的时候,尽量多扩散,让他们都知道,也别管是不是对家拆家逆cp,能保一个是一个,自己在圈子里随便吵没关系,但是圈子都没了你去哪边吵,对吧

我的tag不够多,也不知道其他的,如果可以的话转发的时候也加上你们喜欢的tag,这样能扩散的更快

别去关注他,也别搭理他,放着他晾着他,微博能注册一个,就能注册无数个,过多的关注只会引起反效果,疯狗谁都拦不住,不去躺河水自然就掀不起水花

忍住了憋住了,把手管好把嘴闭严,不要管他,没有人会去听会去看,他们只会更加洋洋自得,因为他们终于有机会搞死那些比他们优秀的人了,而且可以理直气壮的站在正义和道德的制高点,多好的机会,谁能不想抓住呢〔笑〕〔狗头〕

道德是个好东西,但是他们没有,缺钱缺爱缺心眼都还有得救,缺德就真的没办法了

稳住,我们能赢

有的人觉得我有没有很多,同人超过十万是很难,但是就算没有超过,平白被查一下也不舒服不是?

【AM】看客

Serksey:

*一发完




“我们还有时间。”


梅林忽然醒过来,他的意识好像曾经被抽离过,直到这个声音响起才一点点回到他体内,引他回到某个现实。梅林顺着声音扭过头,发现自己身边站了一个人。


“我带你随便看看吧。就算不会全部记得,也总得在你脑中留下一点痕迹。”那人说着,声音渐渐轻了,像是自言自语,“希望那样的话能够改变些什么吧。”


“什么?”梅林没有明白。


“道路……归宿……之类的吧。”


梅林怔怔地眨眼,还想再问,对方却摇了摇头:“算了。”然后转过身向他招招手,“走吧。”


梅林懵懵懂懂,双腿提前给出了回应,使他跟着这位自己并不认识的人一起往前走去。


他们走在旷野上,四下开阔,没有其他生命存在的迹象。梅林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也不知道身边的人是谁,可是就这样跟上去,也好像不觉得不对劲,倒像是极其正常的事。


那人一路无话,一步步踩在草地上发出稳健的沙沙声,梅林跟在后面,听着他的脚步声心里有些痒痒的。这种静默感让梅林不安,描述不出的气氛围绕在周围,梅林觉得闷,他估摸着如果自己不说点什么,另一个人宁愿沉默一辈子。


“你总是喜欢跟在人后面吗?”正当梅林构思着该说的话,结果却是对方先开的口。


“啊?这不是因为你在给我带路吗?”梅林不太理解。


那人忽然笑了:“这个理由可不怎么好,你可以走在我身边的,只是你习惯了——一直待在背后。”


梅林愣了一下,下意识的反驳不知道为什么没能顺利说出口。


“如果能换一种情况,我们的关系就会不一样了。”他轻轻摇头,偏过身子向梅林招了招手,“过来,梅林。”


梅林顺着他的意思向前跑了两步,与他并肩。


“你知道我的名字?”梅林忍不住说。


“我知道。”显而易见。


“可是我不知道你的名字。”梅林撇撇嘴,“我不知道你是谁,也不知道我们要去哪。”


“是啊。”那人只是这么说。


梅林感到有些莫名其妙,以及不公平:“所以……”


“我是亚瑟。”他转过头,朝梅林微笑,“我原以为你会记得的。”


与他眼神相对的一瞬间,梅林的心口忽然一阵钝痛,他从没体验过这种感觉,不由皱起眉:“嗯……我不记得,让你失望了。”


亚瑟没说话,继续向前走。面前,山丘延伸过去的地方,隐隐一片森林。
 


还在草原上的时候,梅林对这森林的外沿没有什么印象,直到跟着亚瑟一起走进去,绕了几个莫名其妙的圈,周围的景色变了一个样,忽然又有几分熟悉感了。


由于亚瑟不太说话,梅林一路上有些闷,便自己找事情分散注意力,东张西望,望了一路,最后实在觉得这景象不陌生,忍不住道:“我知道这里。”


亚瑟走在梅林左侧,不快不慢地走着,一点也没有暂停的意思,即使听到这句话也完全没有放慢脚步。他好像根本不需要辨别道路,地图就已经刻在脑海中一样,全凭本能往不知道是哪的目的地走。


梅林跟着亚瑟,就没有时间停住,不得不从这边走到那边。


又走了几步,梅林一拍脑袋,喊了一声:“我想起来了!”


“想起什么?”


“这条路我以前和母亲走过一次。”梅林说着,抬手指了指前方,“这是从埃尔多到稍微大一点的城市的必经之路,埃尔多是我的……”他兴致勃勃,讲到一半,察觉到不对劲,忽然地住口了。


亚瑟也跟着他停下来,饶有兴致地看着他,等待后文一般,似乎没有自己开口的打算。


“你……知道我家吗?”梅林皱了皱眉。


亚瑟静静地和他对视两秒,似乎在思考该怎样回答。最终,他只是笑起来,然后摇摇头:“怎么会,只是巧合罢了。”


梅林不大相信,心里有些警惕,这个认知理应令人脊背发凉,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却有些无法对眼前这个人完全防备起来。这应该是更加不幸的征兆。


梅林不悦地用眼神打量着亚瑟。梅林想,自己若是就这样没有道理地同一位刚认识不久的陌生人一起回埃尔多,多少感觉奇怪,好像不是什么正确的事,就问:“那我们是要去哪?”


“你说埃尔多是你的家乡,我对那里也不是很熟悉,我只在以前因为某些机缘去过那边一两次而已。”亚瑟并没有直接回答,他的目光穿过重重木障望向埃尔多的方向,然后轻轻叹了一口气,道,“不过,不,我们也许不需要去那边。”


梅林听亚瑟的语调,甚至觉得亚瑟自己也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他看着亚瑟的侧脸,看着他青蓝的眼睛远远望着森林之外,莫名地感到一丝孤寂。


但是亚瑟很快收回了目光,重新看着梅林:“你想去我的家乡看看吗?”


梅林睁大了眼睛:“你的家乡?你也住在这附近吗?”


亚瑟模糊地笑笑:“算是吧。”


“住在埃尔多附近?”


“不,还要远一点。”


说着,亚瑟就换了一个方向,那个方向梅林倒是完全没去过,是一个对他来说全然陌生的地方。梅林也没有反感,反而有些隐隐的兴奋,大概热衷冒险是他从父亲那里继承下来的品格,四处奔走,客至他乡,以后也许也是他的生活。


梅林忽然地想到了父亲,摇了摇头又将自己的思绪拉扯回来。



进入森林后,亚瑟走路的声音变得很轻,即使是在森林里也悄无声息,倒是梅林总是踩到落在地上的树枝,一路咔擦咔擦。


“你是猎人吗?”梅林忍不住问,他盯着亚瑟的脚步,解释一句,“你好像很熟悉野外的样子。”


“猎人?”亚瑟偏头看了梅林一眼,“猎人就会很熟悉野外吗?”


“是啊。”梅林又踩断一根枯枝,脚步不由顿了顿,“埃尔多有一位很厉害的猎人,在当地很出名的,因为他每次回来总能带几只兔子。”


“那样就很厉害吗?”亚瑟像是随口接了一句。


“我不清楚,应该是的。毕竟在埃尔多,居民本来就少,能做到这些自然就不寻常。他们说我的父亲也是一位猎人。”


梅林只是无心提到,却平白感觉亚瑟有一瞬间的停滞。他立刻斜着眼珠瞟了亚瑟一眼,又看见亚瑟脸色如常。梅林想,自己大概过分敏感了,也不知道为什么,只觉得自亚瑟出现在他身边,他就变得对周围的事情格外细致了一些——是错觉吗?


梅林正疑惑着,亚瑟开口了:“你的父亲?”


“噢,没有的事!”梅林反应过来,赶紧摆摆手,“父亲其实不是猎人,那是村子里的人自己猜想的。不过他也是很厉害的人。”


亚瑟见到梅林认真的表情,笑着顺着他的话道:“当然。”


“你笑什么?我可不是在开玩笑。”梅林有些不满,“父亲不常回家,因为他一直在外游行。他见过许多事情,到过许多地方,也认识许多人。他如果在野外,一点也不会比任何猎人差。”


“我承认这非常了不起。”


“可是你刚才在笑。”


“我只是笑了一下,并没有恶意。”亚瑟又忍不住笑起来,换来梅林一个没好气的白眼。


“好吧,没有恶意的领路人先生,”梅林扬起眉,“介于我都和你说了这么多,你不考虑回报我一些同等的信息吗?”


亚瑟的目光中带着笑,即使没有公然表露出来。他反问梅林:“你想知道什么?”


“随便什么。”梅林迅速接道,“说真的,从我们见面起你就没有给我什么有用的信息,而你又表现出一副对我了如指掌的模样,这不公平!说点什么,亚瑟,就比如你的父亲?”


亚瑟静静地盯着梅林,梅林毫不退缩地与他对视以体现自己的决心。亚瑟仿佛在思考,又仿佛只是在发愣,直到他移开了目光。


“我的父亲也是一位猎人。”他说。


“猎人?真的?”梅林有些兴奋,又有点不相信。这也太巧了。


“别这么兴奋,这没什么新鲜的。”亚瑟无奈,“如果单说能力的话,他的确算得上一位出色的猎人,但是同时,他固执并且蛮横,是一位暴君。”


梅林呆了呆,没想到是这样的评价,一时不知道该怎样接话。


“不过这也不是什么大事,我们大家都习惯了。”亚瑟低低地笑起来,梅林弄不清这声笑里面的感情,只感觉它们太多太模糊了,又太久远了,“而且再怎么样,他也是我的父亲,我曾经穷尽我的前半生想要获得他的认可,我很爱他。”


“前半生……你后来改变你的主意了?”


“也许吧,有的事变了,有的没有。而我后来……”亚瑟讲到这里,沉默了一秒,“想要得到的是另一个人的认可。”


梅林忽然心口疼起来,一点点的刺痛,还不至于让他过于难受,但也无法忽视这样的异常。他想接下去问那人是谁,张了张口却失了言语,什么也问不出来了。
 


亚瑟也不说话了。他们就这样沉默地一前一后向前走去。


他们似乎没有走太久,一直朝一个方向直走,梅林还没有感觉到疲惫,亚瑟就喊了停。


就是这里吗?梅林有些好奇地想着,四处望了望,觉得他们依然置身于森林中间,周围郁郁葱葱,没有什么村庄的迹象。


梅林正打算问,亚瑟就微微仰起头,抬手指向树顶:“看那边。”


梅林顺着亚瑟所指示的往树梢看,看见越过前方的树顶,有一座灰白的城堡,堡顶和城墙上都插了猎猎的正红旗帜,远远看上去十分醒目,却觉得有些冷了。梅林看那城堡,隐约好像嵌进天幕里,不大真实。


梅林诧异,这样漂亮的一座建筑,自己刚才怎么就没看到呢?


“你住在那里!”梅林的声音里带着藏不住的激动。


“以前是的。”亚瑟给了半肯定答案。


“不可能吧——”梅林轻轻地赞叹一声,“那我们赶快过去吧!”并有些跃跃欲试。


但是亚瑟迟迟没有动静。


梅林往前走了两步,发现不对才停下来。他回过头疑惑地看着身后立在落叶中心的人:“亚瑟?”


亚瑟的目光不在他身上,而是在后面那座城上,很深很深的目光,直勾勾地看着那座城堡,倒显得落寞了。


没来由地,梅林看着这样的亚瑟,一刹那眼眶竟有些湿,认识到这一点,梅林吓得赶紧背过去用衣袖沾了沾眼睛。


再回头时,亚瑟已经把目光收回来了,安静地直视着梅林,然后轻轻笑起来:“算了。”


他笑得有些单薄,使梅林心慌。


“为、为什么?”梅林上前一步,拉住亚瑟的手臂,“你的家乡就在眼前了,去看看也没什么关系呀。”


梅林尝试扯了扯,亚瑟的态度却很坚决,没有移动分毫,只是有些无奈地看着梅林笑。


梅林扯了几下,自知无用,慢慢地放下手来。


他觉得心里堵得难受,还感到一点点委屈,可是他都不知道这些感情来自于哪里,自己在这个人面前明明一点立场都没有。他有一种感觉,他知道亚瑟真的很怀念那个地方,亚瑟很难过,而他不希望亚瑟难过。


亚瑟为什么难过?


亚瑟伸手揉了揉梅林的发顶,把梅林的卷发揉得一团糟,梅林还没回过神来,本能地瞪了亚瑟一眼,亚瑟却在梅林的怒视下大声笑起来。


梅林一下子就没了脾气。


“走吧。”亚瑟拍拍梅林的肩,“快没时间了。我有更重要的地方想带你去。”



亚瑟领他继续在森林里走,梅林不清楚这片森林究竟有多大,好像永远也走不到尽头。他们只有一次快要离开这森林,最后却又折了回来,梅林不知道原因。


而现在,亚瑟又打算带他去哪里呢?

亚瑟没有告诉他目的地,就像最开始一样,梅林这次也不打算问了,他忽然地觉得,自己就这样什么都不问,一直跟着亚瑟走,也不是不可以。


亚瑟的脚步比之前急了一些,梅林不得不加快脚步跟上他。像亚瑟说的,快没时间了,所以才这么匆匆吗?梅林懵懂地走在树林里,一路留下从落叶中走过的沙沙声。


这一次走得有点久了,不知道为什么总是走不到头,梅林心想这森林大到离谱,仿佛连接着全世界。


他们一路上没怎么说话。也不是亚瑟不愿意搭理梅林,只是梅林在遥望过那座灰色城堡后,总觉得心里有什么结难以解开,以至于胸口一阵阵发闷,就不大说话了。这种感觉很不好,会使梅林想起亚瑟孤单的眼神,大脑一阵缺氧。


亚瑟好像察觉到梅林的异常,又好像没察觉到,只向前走着,时不时拐一下,不常回头却又能恰到好处地偶尔放慢脚步等梅林跟上。


“你还好吗?”走到一个下坡路路口,亚瑟停下来问他。


“嗯?”梅林简单地给了一个鼻音,没有听出这句话的含义。梅林一路上乱转的心思被这个问句突兀地打断了,他还有些没适应过来。


“辛苦了。不过请再坚持一下,梅林。”亚瑟轻轻地说,“我们就要到了——我就最后带你来这里了。”


“最后?你……”


“走吧。”亚瑟转过身,往坡下走去。



梅林看到一片湖。


冷风从湖面上刮过来,刺得面颊生疼。这风不像这个季节该有的温度,仿佛带着感情,拒人千里之外。


亚瑟带他来的最后一个地方,就是这片湖的湖畔?


梅林坐在湖畔,地上是短短的草。有钝痛从心脏的地方传过来,梅林皱了皱眉,不自觉抓紧了心口处的衣服。


亚瑟的手忽然覆上来,他手心中与外界截然不同的温度传过来,梅林愣了愣,回头一看,亚瑟俯下身子,近在咫尺,梅林一下红了脸,赶紧把手抽了出来。


亚瑟也不介意:“认得这个地方吗?”


梅林闻言,又转过目光去看这片灰蓝的湖,想了半天,只觉得脑海里找不到相关的记忆,于是摇摇头:“不认得。”


“这里是阿瓦隆。”亚瑟也跟着梅林看着这片湖,轻描淡写地说, “是被守护着的理想乡。”


梅林听着这个陌生的名字,也随着念一遍:“阿瓦隆……”


“这里现在是我的住处了。”


梅林眨眨眼,抬头:“住处?你住在哪里?”


亚瑟一只手扶着梅林的肩,另一只手指向湖心,示意梅林去看。梅林用力睁大眼睛,透过湖面上层层雾气,隐约能够见到一座山形小岛,上面立着一座塔。


“那么远!你要怎么过去啊?”梅林难以置信,扫了一圈湖畔,也没有见到小屋或者船只。


“这个不需要担心。”亚瑟的双眼眯起来,“已经有人送我过去了。这里是有精灵守护的理想乡,进去了,就不会再出来了。”


“什么啊……不会再出来的话算什么理想乡。”梅林撇撇嘴,不以为然。


亚瑟却没有接话。


因为这短暂的沉默,梅林担心自己可能说错了话,忙去看亚瑟的表情。就在这时,周围的景色忽然模糊起来。


梅林立刻发现了这个异样,他以为是自己眼睛的问题,喃喃着揉了揉:“怎么回事?我好像有点看不太清。”


亚瑟猛地站起身来,左右望了望,抿紧了唇,又单膝蹲在梅林面前。


“对不起,”亚瑟再次开口说起话来时,声音不知道为什么有些抖,他尽量稳住,双手扶住梅林的肩,认真地看着他,“对不起,梅林,请听我说……”


梅林的直觉告诉他事情非常不对劲,一切都不对劲,他渐渐感觉所有的东西都开始模糊化,不管他怎么睁大眼睛都看不清楚,巨大的恐惧从四面八方蜂拥而来。


“亚瑟?亚瑟?”梅林慌慌张张伸手去摸亚瑟的手臂,还能碰得到,却连衣服上的褶皱都看不太真切了,“这是怎么回事?”


“没有时间了,梅林。”亚瑟的声音传来,“听我说,我住的地方没有时间的概念,我不知道从我住进去开始,已经过了多久。”


“什么?什么意思?”梅林抬起头,发现亚瑟的五官都淡化了,只有浅浅的轮廓。他敏感地感觉到一切都要分崩离析,整个世界全部化成灰,就像从来没有存在过一样。梅林嘴唇发颤。


“我不知道我有多久没有离开过那里,我也不知道你等了我多久,但是我知道你一定在等着。”亚瑟双手的力道传过来,仿佛证明自己还在,“因为你是个白痴。”


“你在说什……”


“我去找了湖里的精灵,他们能够允许我来找你,不过只能通过这种方式。我很抱歉我不能真的过去拥抱你,也很抱歉我找到的是太久之前的你。我没有办法,因为阿瓦隆里面没有时间这个概念的存在,因此我无法选择和你见面的时间。”


梅林听不懂亚瑟说的任何一个字,他不懂什么是阿瓦隆,也不懂什么叫这种方式,而精灵应该只存在于书本中。但是听到亚瑟说出这些字眼,他自己也不知道原因,就不可抑制地掉下眼泪,一颗一颗落在自己的衣服前襟上。


“我已经找过你很多很多次了,梅林。”


梅林连亚瑟的身体都看不见了,肩膀上属于亚瑟的力道也在消散。梅林用双手在空气中胡乱挥舞,什么也碰不到,他心慌得要窒息:“亚瑟!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不明白!”


“梅林,梅林,”亚瑟后来说,“这一次……能尝试不要忘记吗?”


梅林红着眼眶,茫然抬起头,视线里一片空白。


“请记住:任何事情、任何人,梅林,都不要去等。”



**



梅林倏地转醒,强光刺眼。还没来得及分辨梦境与现实,眼泪从眼角就流出来,他恍然一种错失一切的后怕感。再一眨眼,先前各式的场景立刻褪了色,什么誓言或者陪伴,都不过黄粱一梦。


母亲在外面喊他:“亲爱的,还没起床吗?要吃饭了。”


梅林按着太阳穴坐起来,脑袋还有点晕乎乎的,却是完全不记得之前的梦,迟迟回应母亲:“来了!”


床脚摆着一只旧背包,听说曾属于他四处游行的父亲。里面装着他今天要出远门,母亲为他准备的行李,和一封写给母亲旧友的信。


窗外日上杆头,这些都是旧了的景色,也不知道将要去的地方会是如何别样的风景。


-END-


最后:
感谢看到这里的各位!
文章内容还请自由理解呀_(:з」∠)_
比心♡

当个开心的地瓜🍠

cherikpotter:

立志成为一个快乐的地瓜🎵

蜂明Bee*:

作了個原著版萊路年表,順便給自己作筆記!
註明了路易在哪幾部登場、年紀、路易的髮型變化參考小說敘述與漫畫版(克勞蒂亞故事)

各部簡介等等...還有給新書打call!



旅行精选:

SEBASTIAN 。CHONG:

[鹤咀 . 香港]- 鹤咀是香港一个海岸保护区,其独特的海岸线风光深受当地人喜爱,是周末徒步的好地方。鹤咀最著名的地标就是鹤咀灯塔,是香港最古老的灯塔,也是仅存的五座战前灯塔之一,启用于1875年,2006年被列为法定古迹。

P.s : 到鹤咀的交通还算方便,想要去鹤咀徒步的童鞋们可以乘坐地铁到筲箕灣站A3出口外的巴士总站转乘9号线巴士去石澳,中途在鹤咀道站下车,周六和周日还有公共假期去石澳的巴士是有分直达石澳或途经鹤咀,请看好再上车。

鹤咀徒步路线还算蛮轻松的,全程来回大约14公里,3个小时就能完成。如果不想走辣么多,可选择直接去石澳再打的去电讯盈科鹤咀半岛发射站禁区外徒步进去,这样20多分钟就能到达灯塔。

殢莫⚡️🐍錘基的阿嬤:

最近在弄的新刊o<<<<<
想說先看完番外篇再看本篇,在劇情解讀上會比較好一點
所以這次試閱把番外全放出來了


至於內地會不會有通販
我可能要等現實中找到工作穩定下來才會考慮TT(廢物畢業生
還有我對這本也不是很滿意,所以狀況都還未定當中T_T


我、我我我剩下幾頁先滾去畫了((((

照片不够清透?因为你没掌握这些配色技巧

LOFTER摄影:

芥茉在拍照:



前言




经常有人问我


拍照穿什么衣服比较好


其实衣服我只讲究颜色


如果是拍小清新风


我一律以浅色系为主


清新色调的调色思路无非是:升曝光度,降饱和度、对比度


但是为什么别人家的摄影师后期完就是治愈清透少女心


自己调出来就总觉得淡然无味呢?




除了场景,天气和后期


还有一个容易被忽视的小细节


那就是配色


这里的配色包括但不仅限于场景,服装,妆容


如果你能熟练搭配颜色


会发现后期调色是件非常easy的事情




1


静物风景篇


需要拼接子在一组的片子建议统一色调


或是能搭配在一起的颜色(需结合色卡)


主色调不超过3种


需要强调的是:浅色系为主。




举个栗子


下图花盆颜色为深棕色


后期即时努力调亮,减少对比度也很难让花盆颜色变得清透。



而当你选择草绿色,白色,黄色这样偏浅色系的配色时


后期简单拉亮就瞬间透透的有木有!



所以,如果你想拍出清新风


请优先选择浅色系拍摄对象


下面是对于配色的一些总结,提供配色色卡参考


以我个人的作品为例


把我认为好看的配色总结分享




单图配色参考




▼秋叶的橘黄+天空蓝



▼白色静物+清新绿背景



▼白色静物+绿色背景



▼绿色渐变



组图配色参考


▼配色参考:蓝+白


忧郁又唯美的天空蓝


常见拍摄对象:海水,天空。



▼配色参考2:黄 + 绿




清新草绿搭配蛋黄暖色,让眼睛非常舒适的颜色。


常见拍摄对象:一切绿色植物。



2


少女人像篇


▼秋季少女配色参考:墨绿+明黄+纯黑色







▼秋季少女配色参考:水蓝+蛋黄


这个配色是拍出来才发现很好看的


可以说的非常上相的颜色了







▼粉嫩少女配色参考:浅咖+奶茶+水红




满足你的少女心






▼粉嫩淑女配色参考:翠绿+水红+蛋黄







如果你不相信前期配色的重要性


可以给你看相机原图









前期出片颜色已经这么正,还担心后期调色吗?


3


小 结


懂得配色非常重要


可以在后期达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减少调色压力


我整理了专业设计师色卡共44款(含RGB色值)





还有根据我拍摄的图片总结的配色(会继续添加)





注释:所有色卡均标记有R、G、B数值,可通过数值在PS里找到对应色调。


怎么根据RGB值找对应色调?


▼在图中标记处输入RGB值即可



觉得输入数值太麻烦?


emmm.....


教你一个更快的方法——吸管提取工具


将喜欢的色卡拖入PS,选择画笔工具


按住alt键,用鼠标在你喜欢的颜色上点击一下


然后你的画笔就变成这个颜色啦


这个方法又快又便捷




福利时间 


1.关注我的公众号:芥茉在拍照。转发在公众号里的这篇文章到微信摄影群,保留5分钟再截图


2. 将截图发送到后台,24小时内送你以上所有色卡!




(扫一扫关注我的微信公众号)





关于摄影

适用于所有行业

三火·Yvan:

* 永远做那个拍得一手好照片的人,不要做那个说得一嘴好照片的人
* 一个技术过硬的摄影师,混圈也更有底气
* 摄影永远是受限的,好的摄影师要善于打破局限
* 当你感受到了受限,才明白审美无限
* 多尝试新题材新技术,别总在机遇到来时感到自己技术的窘迫
* 坐井观天是这个行业的常态,妈妈打包了便当,记得多出去走走
* 不用过于赞叹国外摄影师牛逼,同样置身于那个通透光质的环境,你可能比他更好
* 不要随便用“预告”这个词,一般这组就这张最好看
* 不要因为一张好片而欣喜若狂,客人记住的往往是不好的那张
* 不要复制“大师”的成长史,机遇不可复制,有些鸡汤,听听就好
* 所谓的大师,只不过在合适的时间地点,用了合适的伎俩,拍着合适的人物
* 摄影里,最简单的事往往最难,那就是“拍下去”
* 热爱摄影吧,因为她真的有趣

2018.3.16 三火Yvan